adc影院0adc1314552

贞观十一年,五月初二十六,大明宫,紫宸殿,李世民坐在龙椅上看着快马呈报上来的家信和军情塘报。一边看着,一边叹息,战事惨烈他想到了,可他没有想到竟然惨烈到五品以上将官阵亡高达三十余人。

看到皇帝的脸色不善,长孙无忌、房玄龄、杜如晦等人这心都跟着提到嗓子眼中,此战前前后后共出动了二十余万大军,太子虽然颇具帅才,可毕竟是第一次独立统帅如此多的军队。

这要是吃了败仗,那不仅有辱国格,更是会引起朝局震动,这对于他稳固的储位是有百害而无一例的。尤其是长孙无忌,平时是多么沉得住气的人,现在坐在下面急的满头大汗不说,更是急的直搓手。

能特么不急吗?朝中现在看上去说风平浪静,没什么人出来挑事,可这并不代表没人在暗中做什么。就说那些和东宫有仇有怨的吧,一个个都仰着脖子等着看太子吃败仗呢,然后好群起而攻之,把将他从储位上拉下来。

注意到几个心腹重臣的脸色都不好看,李世民脸上露出笑意,这帮家伙对高明的信心不是很足嘛!见手中的军报交给杜如晦,随即淡笑说:“不要担心,高明在前面打的不错,朕没有想打这小子不仅能打仗,更是能打硬仗、死仗,这骨头硬是要得很。”,话毕,对杜如晦抬了抬手,示意他把军报念给大伙听听。

听到皇帝这么说,房杜等人长长地出了口气,这位小爷也是够一说的了,玩什么都能玩出花样来,可不管怎么说对我唐军有利那就行了,这么一来能避免很多的麻烦。尤其是长孙无忌,随着皇帝脸上笑容泛起,他这个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,手里握着这么多得军队要是吃了败仗,那东宫一系彻底就完了,神佛保佑啊!

就在长孙无忌在心中感念神佛祈祷的时候,杜如晦清了清嗓子,正声念道:“臣-江源道行军大总管-皇太子承乾,于千里之外叩拜父皇阙下。…….,截止五月中旬,我部斩首吐蕃军六万八千余人,阵斩敌将七十八员。现今儿臣正率大军主力与敌周旋于松州,…….,正在寻找战机与敌决死一搏,俯请我皇安心,儿臣必让松赞干布折戟与松州城下,使其无力东视天朝。”

听完了杜如晦读的军报,房玄龄拂了拂胡子,赞道:“说实话,看到吐蕃军的军力如此众大,太子麾下除了江源军外就是在当地新招募的府兵,老臣这心里多少还真是没有低,着实的替殿下捏了一把汗。

可现在看来,殿下不仅以弱势兵力给予了敌军大量的杀伤、措敌锐气,更是把吐蕃的主力死死的拖在松州。此消彼长,一鼓作气、再而衰、三而竭、彼竭我盈,为大军反攻创造了有利的条件,殿下统兵的能力以得陛下三分真传了。”

房玄龄说的没错,以一部拼死靠着坚城和吐蕃军死耗,虽然先头的苏定方军战损高达八成,但也给吐蕃军以大量的杀伤,同时也消耗了他们的锐气和大量的军需物资。然后在以手中的江源军和部分府兵为本钱,在合适的机会给予致命的一击,这场战事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,那大唐获胜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了。

之所以说担心,不仅仅是因为军力上的差距,更主要是因为太子用兵的习惯,按照以往的战例,太子用兵和侯君集可属一类,都是喜欢剑走偏锋的。这样的战法如果运用得当确实可以收获非凡的战果,可一旦出现偏差,那就无疑是饮鸩止渴,随时有军覆没之危。

所以在老房看来,侯君集这个毛病不改,再给他八辈子时间也赶不上他的恩师李靖。而太子如此小的年纪就把“奇、正”二字理解的这般透彻,强行按耐着出奇制胜的念头,稳坐钓鱼台与敌消耗,这份心境,很多征战多年的老将都是比不了的,所以说他在统兵方面还真是随了皇帝了。

海边的转身

待老房的话说完,来到沙盘前的李世民看着积石山的位置揉着下巴,老实说,高明的战略部署没有丝毫的差错,唯一多余的就是让李大亮和薛万均二人出积石山向南攻击。

吐蕃和吐谷浑互相扶持多年,他们在那里有很深的影响,要不然也不能把整个西海道搅和的片刻不能安宁,让侯君集无暇分身。在哪里搞那么大的动作,能瞒得过谁呢,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,我来抄你的后路了吗?

“陛下,是不是觉得让李大亮部出积石山有些多余了?”,杜如晦来到皇帝身后恭声说着。

“哦,克明,你也看出来了,说说,你是怎么想的。”,皇帝的话引起房玄龄和长孙无忌的好奇心,所以都跟着围了上来,看看杜如晦怎么理解太子这手“抄后路”。

挽了挽袖子,杜如晦抄起沙盘前的棍子,指着积石山和色地方向解释道:“按照现在军力部署情况来看,李大亮、薛万均首先要攻克沃亚、麦洼、耳塔玛三个小城后,兵锋直指吐蕃军的大本营色地,威胁其返国之路和后勤补给。”

杜如晦的分析入情入理,李世民三人听后频频点头,随后只听老杜继续说:“达到这样的战略目的不难,可难的保密,吐谷浑人在心中一直不服天朝,吐蕃的细作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消息,而且他们可以有充足的时间从容的调拨军队阻击。”

“看起来这样的布局确实有些多余,可这么浅显的道理太子能不知道吗?所以老臣以为殿下是刻意为之的,正所谓声东击西,虚实交替。

他必会另择一部攻击松州敌军的后背,殿下拔萝卜能先捡小的,务实求真,是国家之福啊!至于从那里派人嘛,老臣以为应该是羊拱沟和格丫之间。”

“房谋杜断”早在皇帝还是秦王的时候就已经名扬天下了,杜如晦断事,尤其是兵事,二十多年来从没有错过。所以听到他解释后,李世民等人把目光从松赞干部所驻跸的色地,又转移到了松州,杀猪先放血,只有去其羽翼才能稳中求胜,胃口太大了是容易撑着的。

可杜如晦说的真是李承乾心中所想吗?对,也不对,拔萝卜、放血是一方面,李承乾真正惦记的是那个地方。…….

标签:

Related Post

0235_a52380235_a5238

石铁心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,懵懵的。选美大赛?比不起比不起,继续看第二项。 一低头——东京泳装模特大赛。 模特大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