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9_a5299

秦大爷微笑道:“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,又让我怎么回答你?你也不用多想我和小米的关系,我并非她的爷爷。”

张弛才不相信这只老狐狸,不是白小米的爷爷,你会如此紧张她的事情?

秦大爷轻声道:“今夜大雨如注,若是晴天,本该是血月之夜。”

张弛想起此前的一个夜晚,他和秦大爷也是在饮酒的时候,应该是腊月初七,当时秦大爷突然跑了出去,当晚一轮红月挂在天空之上。

秦大爷想起了什么,他钻到了床底下,从鞋盒子里翻出了两本薄薄的小册子。

张大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手抄本,秦大爷居然有收藏这类东西的癖好,要说这玩意也能算上古董了,历史的见证,一代一代往下传。

秦大爷将两本小册子递给张弛:“你也算是天赋异禀,这两本书算是我给你的礼物。”

张弛看到两本小册子上都没写名字,低声求教道:“是什么?”

“冰火矛盾八方九重二十八宿神功。”

“听起来好像很牛逼啊!”张大仙人夸赞着,可心里却认为这名字非常的拗口。

秦大爷道:“也叫矛盾神功。”

张弛点了点头,这个名字舒服多了。

清纯洁白少女

秦大爷道:“道理很简单,吸收周围的热能,周围温度变冷,你体内热能提高,释放体内的热能,周围变热,你体内热能减少,练到最高境界,冷热交替,热胀冷缩,冰火两境变换自如。”

“那就是人体空调?”

秦大爷笑道:“就是这个道理,这种功夫必须要建立在炼体的基础上,普通人修炼必死无疑。”

张大仙人吓了一跳:“大爷,您该不会坑我吧?”

秦大爷道:“坑你干什么?我可没那兴致,你可以研究,当然必须要在炼体小成的基础上,不然很容易走火入魔。”

“就像您老上次被我发现一样?”

秦大爷一张脸顿时绿了:“滚蛋!”

张弛乐呵呵站起身,准备离开。

秦大爷又道:“记住,你我之间的秘密千万不可告诉任何人知道。”

张弛点了点头:“放心吧。”离开的时候忽然想起秦大爷好像没叮嘱自己保护白小米,邪门了,这次老头居然没提条件?

秦大爷果真在第二天离开,张弛早晨经过传达室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,新换的看门老头王大爷特地叫住他,指着桌上的鞋盒子道:“张弛同学,你的音箱,老秦让我还给你。”

张弛抱着鞋盒子回到宿舍,用美工刀划开胶带,打开一看,里面不是小爱同学,而是装得满满的各种药膏,盒盖里面写着一行字——留着备用。

张大仙人不禁苦笑,这老头是多期待自己受伤啊。

****

张弛带着棒球帽走入教室,刚坐下,一群女生就围了上来,强行把他的帽子给摘了,看到这货光溜溜的一颗大光头,每人上去摸了一把,感觉还真是不错。

张弛叫苦不迭道:“你们这不是非礼,简直就是轮……”

啪!后面有人在他光头上拍了一巴掌,卧槽,居然还敢拍我!

张大仙人愤怒地转过身去,白小米双手捧着书看的很认真,仿佛这巴掌跟她无关似的,张弛道:“白小米,我记住你了。”

白小米道:“我还真怕你把我给忘了,头型不错。”

张弛道:“都起开,以后谁在敢摸我头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两只眼睛恶狠狠盯着甄秀波的胸,甄秀波顿时被他震住,双手捂胸赶紧回自己座位坐下。

李晶晶眨着一双大眼睛卖萌道:“班长,你昨晚怎么没去?耿老师特别大方,还请我们去唱歌呢。”

张弛知道耿志达有钱,笑道:“好啊,有他请客,我以后就轻松了。”

“那可不一样,耿老师是请客,你是还债。”

张弛当了那么久班长也摸索出了经验,跟女生讲理最后输得那个只能是自己,其实这帮女生也就是图个嘴痛快,平时真去烧肉人生享受待遇的没几个,除非他主动请客。不过摩尼造型的待遇她们倒是一次没落下,比起烤肉来说,女孩子更爱美。

下课后张弛去找耿志达请假,下周他要去北辰参加婚礼,所以还是提前打声招呼。

耿志达看了看他的请假条,问道:“事假?”

张弛点了点头:“我高中老师六一结婚,我答应回去参加婚礼。”

耿志达点了点头道:“好啊,最近学习也不不算紧张,一天够吗?”

张弛一听他这么好说话,赶紧道:“不够,要不您多给我批两天。”

耿志达拿起日历看了看,六一是周五,张弛请得是周五的假,其实去北辰三天足够他来回了,耿志达道:“我的权限只能批三天。”

张弛赶紧拿出笔,在上面添了两横。

耿志达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真有你的,行,我从三十号给你批。”

“谢谢耿老师。”

耿志达在请假条上签了名,放在一旁:“你别忙着走,昨天怎么没去吃饭?”

张弛笑道:“我不是跟您请示过了?昨天真是约好了朋友。”

“我听说你开了一家烧烤店?”

张弛点了点头:“烧肉人生,离咱们学校不远耿老师有时间的话可以去尝尝,我来安排。”

耿志达笑道:“有时间一定过去,张弛,我刚来对咱们班的情况还不了解,以后你这个当班长的可要给我好好帮忙。”

“耿老师客气了,我力所能及的地方一定全力以赴。”

****

这次张弛并不是独自返回北辰,李跃进、方大航一起。张弛跟齐冰一说,齐冰决定请假跟他一起回北辰看看,她很想看看张弛成长的地方。

三十号号一早,一行四人从京城出发,本来方大航建议找路晋强借一辆GL8,开车直接回去,可李跃进非要去津门港去看看,到底是兜里有钱了,抑制不住买车的冲动。

他们去港口看了看平行进口车,琳琅满目的进口车让李跃进看得目不暇接,本来他已经选好了目标,三菱帕杰罗,可方大航跟在身边喋喋不休地给他洗脑,原本意志坚定的李跃进也挑花了眼,一路看到了保时捷卡宴。

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,可方大航又来了一句:“这车外形不好看,依我看你还是买大G,你中六百多万,拿出三分之一买车也没啥。”

李跃进挠了挠头:“可我还得买房。”

“够啊,三百多万足够了,剩下的买车,你要是开一大G去丈母娘家拜访,倍儿有面,彩礼钱都不要了,搞不好还得倒贴你一套房。”

李跃进脑补出见小黎父母的场面,有点动心了。

齐冰一旁看不过去了:“嗳,方大航,你别跟着添乱,李大哥要大G干什么?就为了面子?”

方大航唯恐天下不乱:“齐冰,你啥意思?以为李大哥买不起?李大哥过去是买不起,现在有钱了,就争这口气,买!”

李跃进点了点头:“买!咱不差钱!”

销售赶紧过来给他介绍大G。

李跃进听得非常认真。

张弛一旁乐呵呵看着,齐冰小声道:“你也不管管,方大航那个大忽悠把李大哥都给忽悠迷登了。”

张弛道:“别管他们了,李大哥没那么好忽悠,我去个厕所啊。”

齐冰点了点头,走过去打抱不平。

李跃进听销售介绍完了,乐呵呵点了点头。

销售道:“李先生,这车怎么样?”

“不错!”

“决定买了?”

“买不起!”

方大航一脸错愕地望着李跃进,关键时刻怎么临阵退缩了?

李跃进道:“我还是买帕杰罗。”

方大航叹了口气:“那车丑爆了!”

李跃进道:“我低调。”

方大航彻底无语,这货还真把自己当成大富豪了。

齐冰道:“你跟着瞎掺和什么?李大哥买车又不是你买,你那么激动,你怎么不买一辆大G。”

“我喜欢保时捷。”

“买啊!”

“没钱!”

这时候一位女销售笑着向齐冰走过来了:“齐小姐,咱们去试车。”

齐冰愣了一下:“我不买车。”

“过生日了,我得送你件礼物啊!”张弛跟着走过来了。

齐冰的脸红了,内心暖融融的甜蜜极了,她还以为张弛不记得自己生日呢,之所以这次要请假跟他去北辰,就因为六一是自己的生日,她想看看他记不记得。

齐冰道:“不要你花钱,我又用不着。”

方大航凑过来了:“要啊,买啊,买大G,平时你不开我也能开啊。”

“我买车还是你买车?”齐冰抗议道。

方大航道:“张弛买车,但是咱们得坐啊,我提点建议不行啊?要不卡宴,卡宴也行。”

齐冰道:“我不要,有心就行了,买车当然要让我爸买,咱们的钱省着。”走过去挽着张弛的手臂,螓首靠在他肩头。

方大航双手抱着膀子:“肉麻死我了,给你当爹真倒霉。”

齐冰气得抬脚去踢他。

张弛把她抓了回来:“看看呗,他是他,我是我。”

齐冰道:“你陪着我过生日比什么都好。”附在他耳边小声道:“我更喜欢骑千里马。”张大仙人干咳了一声,有点膨胀,这妮子又撩我了,这货抱着齐

冰,其实是利用齐冰的身体遮挡一下,齐冰靠在他怀里,感到被他怼了一下,很喜欢,他容易膨胀证明自己对他有吸引力。

方大航叹了口气,转身跟着李跃进选车去了。

选车的过程非常顺利,李跃进兜了一个大圈子还是选了一辆帕杰罗3.0V6自吸。

回去的路上,方大航一会儿挑油耗,一会儿挑内饰,认为李跃进品味堪忧,李跃进却觉得这辆车怎么看怎么好,毕竟过去他开得都是五菱小面包,现在的感觉就是鸟枪换大炮。

方大航叨唠了半天,李跃进一句你懂个屁就把他秒杀了。

方大航很郁闷,张弛财运亨通情场得意他比不了,可李跃进就来这么两天都跟着沾光弄了六百多万,再说了人家现在也是情场得意,美女警察黎美瑛都跟他谈婚论嫁了。

中途在服务区休息的时候,李跃进就拎着小桶拿着毛巾清理车上的死虫子。方大航跟张弛一起去洗手间,一边尿一边感叹着:“我特么要是早知道能中奖,我也不走了,留在你身边沾点财气。”

张弛没搭理他,离开他有一段距离。

方大航很好奇地探头看了一眼,惊得一双小眼睛都瞪圆了:“卧槽,你刮这么干净干什么?”

张大仙人赶紧拎起裤子。

方大航大惊小怪道:“你怎么……”话没说完嘴就让张弛给捂上了。

方大航这个郁闷,丫根本就没洗手。

张弛道:“别特么乱说话,我嫌热。”

方大航等他放开手,恶心的接连呸了两口,然后冲到洗手池那边去漱口。

张弛不紧不慢地洗着手,忽然想起来一件事:“对了,前两天见尚连玉了,她还向我打听你来着。”

方大航蛤蟆一样腮帮子一鼓一鼓的,吐了这口水道:“真的?”

张弛点了点头:“我骗你干什么?感觉还蛮记挂你的。”

方大航摸出手机出去打电话去了。

张弛在外面等到了齐冰,齐冰给李跃进买了几听红牛,回去还有一半的路程呢。

方大航颠颠跑了回来,咧着大嘴笑道:“我跟尚……尚……连玉约好了今晚见面。”一张大脸兴奋得通红。

张弛道:“你丫六一还要参加婚礼呢。”

“我再赶回去,我跟她见完面明天就赶回去。”

看到李跃进还在那边擦车,方大航忍不住道:“一辆破车有什么好擦的,老李到底是山里出来的,没啥见识,穷人乍富,不知道怎么好了。”

“你口下留德,小心他听到揍你。”

方大航找齐冰要了瓶红牛灌了一大口,想起刚才洗手间的遭遇有点犯恶心:“齐冰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张弛恶狠狠望着这厮,这货今天皮痒痒了。

方大航其实不敢说,强忍着笑,终于还是没忍住,一口红牛喷出来了,全都喷张弛身上了,张弛抬腿照着他屁股踢了一脚:“咋不呛死你!”

齐冰叹了口气,这俩损友在一起总没什么好事儿,她懒得听方大航的无聊笑话,来到车旁递给李跃进一听红牛。

李跃进说了声谢谢,擦了擦手,接了过来,看到远处方大航蹲在那里笑,张弛卡着他的脖子,一副要杀人灭口的样子,也不禁笑眯眯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齐冰道:“方大航改变主意了,准备中途下车回京城。”

李跃进道:“什么毛病啊!”

齐冰道:“听说是要去和某位大美女约会。”

“难怪乐成这样。”

这里距离泉城不远,在方大航的强烈要求下,李跃进把他送下了高速,直接把这货送到了高铁站,经过这一通折腾,等他们回到北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。

张弛让李跃进把他们送到紫霞湖畔的假日酒店,也不是有钱了想摆谱,主要是因为带着齐冰,想让她睡得舒服些,而且连锁酒店的隔音太差。

齐冰当晚终于找到方大航发笑的原因了,张弛当然不能说实话,一番花言巧语,又威逼利诱齐冰帮他好好盘了一番。

****

天边升起朝霞的时候,两人已经起床沿着环湖路进行晨跑。

齐冰自从服用培元丹之后,身体素质明显增强了不少,和张弛并肩跑了四公里居然都没有感觉到疲惫,要知道昨晚他们昨晚折腾到一点多钟才睡。

望着湖面上初升的朝阳,齐冰由衷感叹道:“北辰的清晨好美啊!”

张弛道:“凑合吧,没什么大风景,多半都是人造的,就说这紫霞湖也是人工挖出来的,虽然好看,但是没什么文化底蕴。要说风景,还是澄海更好,单单是一座清屏山几天都玩不过来。”

“那咱们去澄海玩啊。”

“我都安排好了,等六一喝完喜酒,咱们就去爬清屏山

,咱们刚好跟李大哥的车过去,清屏山是他老家。”

齐冰开心得跳了起来,她看到不远处两栋岸边的别墅,位置绝佳,别墅的外形也非常漂亮,指了指道:“那别墅的位置真好。”

张弛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,认出那两栋别墅过去的主人是林朝龙,他也曾经不止一次来过这里,心中难免有些好奇,林朝龙已经去世了,林黛雨也去了欧洲,不知现在别墅是什么人在住。

两人来到别墅前,看到别墅的大门上了锁,张弛凑在栅栏上往里面看去,却见院子里荒草丛生,透着一股难以描摹的凄凉,显然已经很久无人打理了,原本清幽雅致的宅院在大白天看起来也显得有些阴森,再好的房子也不能离开人,没有人就没了生趣。

齐冰道:“没人住啊,这么好的房子都荒废了。”

张弛向四周看了看,他忽然想起林朝龙在里面的小花园,当初他还在花园内看到了绛珠仙草,决定去里面看看,他让齐冰在外面给自己望风,翻墙爬了进去。

齐冰本想阻止他的这种行为,可看到这厮一往无前的样子,也知道阻止不了,只能老老实实在外面给他望风。

张弛欲盖弥彰地把衣领竖起来拉上,遮住了半边脸,虽然明知道这里没有人,可还是担心有监控之类。

来到小花园,看到里面的状况和外面也差不许多,野草丛生藤蔓满墙,过去栽种的那颗绛珠仙草早已失去了踪影。张弛没有继续探察,沿着原路翻墙出去,齐冰赶紧迎了过来,小声道:“刚才有巡逻的警察吓死我了。”

张弛笑道:“做贼心虚。”

齐冰道:“你做贼我心虚。”

两人正说着呢,警察的巡逻车又过来了,在他们附近停下,开车的警察向他们道:“干什么的?”

张弛镇定自若道:“看房啊!”

警察推门下车,打量着张弛,张弛也望着他,又没干啥亏心事,也没什么好怕的。

“你看什么房啊?”

张弛指了指别墅:“我看这位置不错,所以想买啊。”

警察笑了起来:“你买这房?外地来的吧?知道这房子谁的吗?”

张弛点了点头道:“听说过去是林朝龙的吧?”

“你还知道啊,是林朝龙的,林朝龙死了,上个月有三个小偷进来偷东西,一个摔死了,两个电死了。”

齐冰一旁听得毛骨悚然,赶紧抱住了张弛的胳膊,原来是座凶宅。

警察好心提醒张弛道:“离这儿远点吧。”他说完开车就走了。

齐冰拉着张弛赶紧离开,虽然她也不信鬼神之类的,可毕竟这里刚刚发生过命案,不吉利。

两人走了没多远,迎面一辆奥迪A6驶了过来,那车刹车的时候已经和他们擦肩而过了,驶出一段距离方才停稳,开车人落下车窗叫道:“张弛!”

原来是马东海。

张弛转身走了回去:“哟,马大哥!这么巧啊!”

马东海推开车门走了下去,笑道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也不跟我说一声,我好给你接风啊!”

张弛和马东海握了握手,把齐冰介绍给他认识,齐冰甜甜叫了声马大哥。

马东海难免想到了林黛雨,看来张弛和林黛雨的确已经分手了。林朝龙死后,林黛雨对天宇集团进行了拆分转卖,缩减了天宇的业务,除了保留制药之外,将其他诸如五维脑域和地产方面的业务全部进行转卖。

马东海过去是负责中药厂地块的,因为李跃进的事情,林朝龙让他提前回北辰负责这边的建设,所以林朝龙死的时候他并不在身边,现在这边的工程整个被打包转卖给宏建开发,马东海被宏建留用,仍然是项目负责人。

马东海今天过来是特地看看别墅的情况的,林黛雨出国之前,将北辰的所有房产和中药厂的开发工程一并转让给了宏建开发,当时这两栋别墅还作价三千万,只是宏建接受还不到三个月就发生了命案,有三个人死在了别墅里面,这别墅就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凶宅。

宏建的老板陈建宏原本重新装修搬过来住的,现在彻底打消了念头,原价都没可能转让出去,两栋别墅的挂牌价最初定在两千五百万,现在已经直落一千万,一千五百万还是无人问津,他把这件事交给了马东海,马东海也难得过来一趟,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张弛。

张弛把自己回北辰的目的说了,听说马东海去房子里看看,他主动提出要跟着进去瞅瞅。齐冰跟他一起上了车,抓住他的手用力捏了捏,张弛知道她害怕,笑道:“其实这个世界上死人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马东海笑道:“就是,我是没那么多钱,我要是有钱,我就把这两栋买下来,一千五百万,这地段简直就是白菜价,我琢磨着价格还能往下谈。”

言者无心听者有意,张弛是深入体会过林朝龙这套房子的,虽然院子里面因

为长期无人打理荒凉了一些,可里面应该没什么问题。真正让张弛惦记得是那个曾经生长出绛珠仙草的小花园。

跟着马东海进入了院子里,齐冰向张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张弛明白她的意思,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不必翻墙进来了。

马东海道:“林总过去的收藏和摆件都拉走了,家具还在,其实就算没家具,单单是这两栋别墅和大院子也值这个价了。”

齐冰看了看院子,惊喜地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座小码头。

马东海指着其中一栋别墅道:“那栋全都空了,过去是黄春丽的监护室。”他打开了另外一栋,里面保存得很好,挑高客厅的楼梯旁的地面上还画着人形花白线。

齐冰有点害怕,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。

马东海道:“上个月初,有三个小偷撬窗进来了,一个人从楼梯上摔下来,死在这里,还有两个被电死了,要不然这别墅也不会低价处理。”

张弛跟着马东海各处转了转,齐冰紧跟张弛的步伐,虽然外面阳光明媚,这别墅的采光也很好,可毕竟刚刚死过三个人,心里还是感到瘆得慌。

趁着马东海去检查电路的功夫,张弛和齐冰到小码头转了转,齐冰看出这货有话想说,小声道:“有什么话就说呗,别憋着了。”

张弛笑道:“你真了解我。”他用手画了个圈:“我想把这房子买下来。”

齐冰黑长的睫毛垂了下来:“死过人的,不吉利。”

张弛道:“哪儿黄土不埋人啊?再说我命硬,对别人不吉利对我就是大吉大利。”

“因为林黛雨?”齐冰问得有些艰难,其实这才是她抗拒的最大原因。

张弛摇了摇头道:“不是,我就是觉得便宜,还有,那小花园里面有宝,他们都不知道。傻丫头,那是我妹。”

齐冰道:“你自己自己的钱,自己决定。”

“哟,买房子这么大事儿我得跟你商量。”

“反正我以后不来这里住。”

张弛笑道:“我也没想来这里住,我就想买下来,等我研究透了,再挂牌卖出,别看现在是凶宅,过几年,肯定价格能上去。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

0075_a51690075_a5169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 看到这一幕,赫玉瑶惊喜地抓住了秦碧柔的胳膊,高声道:“母亲,事成了!事成了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