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班主任家访

周金元其实本来不想杀人的,给这帮贱民一点教训,再把夏洛搞残,他就算报了仇了。

可惜,有的时候,热血冲上头,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。

“小夏老板!”

钟南看见周金元开动挖掘机,吓得亡魂皆冒,“快跑啊!”

“夏大哥!”

钟秀秀也拼了命地大喊,“快跑啊!”

“小兄弟快跑!”

“挖机铲斗下来了!”

村民们也扯着嗓子大吼,急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挖机可是工程机械啊,连房子都能随随便便拆毁,人在它面前,就和蝼蚁般弱小。

“这傻逼,还在原地不动,真是找死!”

周金元面目扭曲,控制着巨大的铲斗,想一巴掌把夏洛拍成肉泥。

火车站前白衣天使柳铃铛清纯阳光少女写真图片

一阵劲风猛然刮来!

夏洛眯起双眸,心中忽然有些感慨。

这台小型液压挖掘机,铲斗的力量,大约在十吨左右,哪怕是武将境的强者,都难以硬抗。

刹那之间,铲斗落下,夏洛脑袋一偏,右手抓起大团狂暴的真气,拍在铲斗上。

“咔嚓咔嚓咔嚓……”

重达数百公斤的巨型铲斗,竟然裂出几道缝隙,差点没让周金元把眼珠子瞪出来。

嘭!

又是一下。

夏洛暗暗启用钢骨,强化拳力,铲斗虽是钢铁所铸,但依旧承受不住武道高手的拳头。

三下过后,铲斗彻底成了一地碎铁,四周死寂一片,落针可闻。

村民们捂嘴嘴巴,抽自己耳光,掐自己大腿,来提醒自己这不是真的!这是一场荒诞怪异的梦境!

“天呐,夏、夏大哥。”

钟秀秀小手紧捂嘴唇,难以置信地瞪着夏洛,之前她觉得夏洛是个英雄,但现在,她只觉得夏洛是个怪物!

太变态了!

挖掘机身为重型工程机械,它的破坏力有多恐怕,世人皆知!可夏洛竟一掌,生生将挖机铲斗给拍开了,这究竟需要多恐怖的力量?

非但如此,他还三拳将铲斗砸成废铁,若不是亲眼所见,根本不会有人相信。

“神力,天生神力啊……小夏老板乃是天上的巨灵神降世!”钟南疯疯癫癫,满眼狂热。

而另一边。

周金元被吓得尿裤子了,一股浓浓的骚臭味儿,充斥在驾驶室里。

“别……别过来,别过来,这个怪物!离我远一点!”

“给我下来!”

夏洛一拳头砸在挖掘机的机身上,钢铁“嗡”的一声,凹陷下去数寸,看得旁边几个挖机驾驶员头皮发麻!

“我我……我下来,别打我!求了!”

周金元颤颤巍巍地推开门,一下子摔了个狗吃屎,两条裤腿都被尿打湿了,看的夏洛一脸鄙夷。

“刚才不是还要砍死我吗?怎么现在,变成了这幅衰样?来啊,我站在这里不动,让砍,砍吧!”

夏洛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只有眼底噙着冷笑。

他量这货也没那个胆子。

“夏……夏大爷!!”

果然,周金元跪伏着爬过来,咚咚咚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:

“小人错了,小人鬼迷心窍,有眼无珠,有眼不识泰山!您宰相肚里能撑船,就当我是个屁,把我放了吧……”

“呵呵,拍马屁倒是有一套,要是弃商从政,想必会爬得很快吧?”

夏洛说着,抡起大手,照着周金元脸上就是三耳刮子。

“啪!啪!啪!”

只三下。

周金元便五窍流血,颧骨碎裂,鼻青脸肿,去了半条命。

“夏……夏……嗬嗬……嗬嗬嗬……”

鲜血不停地从他嘴巴和鼻子流出来。

夏洛的掌力,恐怖如斯,连挖机都能拍裂,普通人如何承受得了?

这个时候,钟南带着几个胆子大的村民跑过来,劝道:“小夏老板,……不会想杀了他吧?”

“杀了又如何?”

夏洛挑了挑眉。

“这……小夏老板,要不给他一个教训算了,杀人,有点过了。”钟南脸上满是愁云,“我看,他也怕了。”

周金元确实怕了。

他混了一辈子社会,做了一辈子生意,还从来没真正怕过谁!但是夏洛,将会成为他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!

“行,那就依老村长所言,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。”

夏洛嘴角勾勒起一抹诡异的笑容,然后一指点在周金元胸口,后者痛的惨叫几声,然后便恢复了正常。

“……”

钟南无语,这惩罚,未免也太轻了吧?至少也要断个手,断个脚之类的啊啊。

就在这时,村口草地上,传来一个年轻农妇的惨叫,“铁柱!铁柱怎么了,别死啊!”

“走!”

夏洛扭头就走,也不管周金元了,朝那对村民夫妇走去。

十几个村民围在旁边,都是叹息摇头,铁柱,怕是没救了。

“春……春桃,对不起,我可可……可能要先走一步了……还年轻,再……再找个人……”

铁柱紧紧握住妻子春桃的手,鲜血不停地从他口鼻中涌出,嘴唇颤颤抖抖,眼看着就活不长了。

“不!不……铁柱,我不要嫁给别人!”

“让开,演什么苦情戏呢?”

没等春桃哀嚎几句,夏洛不耐烦地把她推开,然后睁开血继魔瞳,检查病人的伤势。

“小夏老板?”

钟南一愣,“小夏老板莫非会医术?”

“我是神医。”

夏洛毫不客气,淡淡说道:“此人,伤得有点重,就算治好,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了……”

“伤成这样,五脏六腑都碎了,怎么可能还能活啊!”

“就是,铁柱都要死了,还在这儿说风凉话。”

“可怜的春桃啊,以后就要一个人守寡了。”

几十个村民纷纷叹息,当然,也有几个对春桃垂涎已久的男人,心想终于有机会可以上垒了……

“无知,真可怕。”

夏洛摇了摇头,懒得再和这帮白痴村民废话,直接一指,点在铁柱的胸口。

“干什么!”春桃哭得更凶了。

“先……先生……”

铁柱用满是鲜血的手,抓起春桃的手,放在了夏洛的大腿上,“能不能拜托,帮忙照顾春桃……她……她是个持家的好女人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,丑拒!”

夏洛直截了当地拒绝了铁柱,然后控制真气,化成丝线,把内脏伤口都缝了起来……

“什么?”

周围村民震惊了,然后脸上浮现不同程度的恼火。

丑?

春桃可是他们村子的村花,那大墩儿,一看看就特能生养!当初要不是铁柱偶然间救了落水的春桃,她怎么可能嫁给这个穷鬼?

“铁柱,个混蛋,说什么胡话呢!这个负心汉,杀千刀的。”春桃气得都想给他几个巴掌。

夏洛用余光瞄了这个春桃两眼,我的天,一米六五的身高,足有一百三十多斤……一点也不符合他的审美。

“春桃……春桃……”

铁柱闭上双眼,不断呼唤老婆的名字,他以为自己死定了。但过了五六分钟,他一下子睁开双眼,东望望西望望:

“我还没死?”

“铁柱!”

春桃惊喜无比地喊了一声,捂住嘴唇,嘴眼泪哗啦啦直流。

“这都没死?”

“竟然救活了,我的妈!奇迹啊,这是奇迹……”

“他真是神医啊?”

周围也是惊呼一片。

夏洛淡淡起身,拍了拍衣袖:

“伤势过重,我给止了血,以后至少要在床上养足一年,才能下地干活。即便如此,的体力,也只有以前的二分之一。”

“够了!够了!”

春桃骂满脸狂喜,给夏洛跪了下来,“神医,请受我一拜。”

“才给一百?”夏洛面露鄙夷,“嘁,真小气。”

“……啊?”

春桃、铁柱、钟南和钟秀秀,一脸懵逼。

受我一拜=收我一百?

村外。

“我不能死……我不想死……”

周金元跌跌撞撞地逃出玉溪村,一边跑,一边吐血,眼前阵阵模糊。

“太可怕了,那小子,简直就是怪胎、魔鬼,连挖掘机都干不过他……实在太恐怖了……”

“我得赶紧离开这里,离开松江市。”

“呃……好、好痛!”

周金元刚出村子,胸口突然涌现钻心剧痛,疼得他连路都走不了了,好像一把刀插了进去。

“啊啊……啊啊啊!!”

周金元疼得惨叫了几声,心脏很快被一缕真气刺破,噗通倒地!

卒!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