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5_a5276

苏七一一指向几个地方,“死者生前或者死后遭受碾压,所体现出来的生活反应状态是不一样的,另外,我们还可以根据生活反应的轻重程度,判断她被碾压时是否已经濒临死亡,这便于我们分析她的死因。”

小西了然的点点头。

苏七示意她把观察的仪器拿过来。

在仪器的显示屏上,她们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到碎裂的脏器是有生活反应的。

小西不禁低呼一声,“这么说,死者是被车撞死的?她本来是可以活的?”

苏七皱眉抿唇,没有急着说话,而是给死者的颈部做了解剖之后才凝重的应了一声。

“她颈部的伤与我在现场粗检的时候一样,不算致命,如果不是遭遇车祸,她极有可能得救。”

小西望着验尸床上的死者,除了叹息之外,再不说不出一句别的。

“等等……”苏七的眼角余光,突然瞥见死者的头发里有一样异物,她伸手示意小雨拿镊子。

把异物夹出来后才发现,竟然是很小的一粒碎玻璃渣。

这时,周队匆匆从外面走进来,手里习惯性的拿着他的记事本。

“怎么样?有发现吗?”

Catherine红衣秋风里的清雅笑颜

苏七把玻璃渣放进玻璃管里,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

“玻璃……渣?坏了……”周队一拍自己的脑门,慌忙往外走。

苏七脱下白大褂,把收尾工作交给小西,跟着追了出去,“怎么了?”

周队一边走一边回道:“我们刚才顺着血迹找,找到了一个村子,但挨家挨户的问,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,刚才看到玻璃渣,我才想起来有一户人家的窗户玻璃是新换上去的,肯定有鬼。”

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苏七上了周队的车。

车离开局里后。

周队简单把查到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受害者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,再加上被车碾压过后面目非,他只能根据模拟画出来的人像四处走访。

两人很快赶到那个村子。

因为地处偏僻,年轻人都住到市里去了,村子里便只剩下了老人家。

周队把苏七带到他说的房子,外面的窗户玻璃果然是新的。

可一眼望去,周边并没有明显的碎玻璃。

苏七四下环顾一圈,拔开旁边的野草,凑近窗台仔细的看了起来。

“周队,不仅玻璃是新换的,你看这一块,还有新刷的白漆呢。”

周队看了一眼,立刻绕到房子的前面去敲门。

苏七随身带着可以测试血液的喷剂,当即拿出来在几个方向喷了喷。

很快,窗台靠右的地方忽地浮现出血迹反应。

她眉头一皱,快步走向周队。

两人对视一眼,见里面还是没有人应声,周队的爆脾气上来,直接一脚把门踹开。

“办案的,里面有没有人啊?”

苏七被周队挡在后面,她往旁边挪了挪,才自己挤进房间。

从表面上看,里面整整齐齐的,像是一个人住的,什么东西只有一样,色调偏女性化。

因为手里还拿着喷剂,她职业本能的朝几个地方喷去。

周队刚想说不符合程序,就见被喷剂喷到过的地方,瞬间浮现出丝丝血点。

他脸色一变,保持警戒的同时,示意苏七往后退,他一个人去开卧房的门。

苏七没有逞能,在周队打开卧房门,确定里面什么人都没有后,她才拨出一个电话号码。

“师兄,可能发现第一案发现场了,你快带人过来一趟……”

她挂完电话,与周队一起站在原地等鉴证科的人来,不敢随意走动,生怕给同事造成不必要的麻烦。

没一会。

黎季带着人赶到。

鉴证科有他们的高科技配置,简单的扫描过后,就能把现场在电脑里模拟出来。

因为没有死者,苏七没有用武之地,只得跟周队一起去旁边走访。

离案发现场最近的一户人家,在数十米开外。

里面住着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夫妇。

他们到的时候,老夫妇俩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。

周队身上还穿着制服,老爷爷看了他一眼便率先开口道:“怎么又是你们?我刚才就说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苏七赶在周队前面,冲老爷爷温和一笑,“老人家别误会,我们按常例过来问问话,周围都是我们的人,其它人是不会知道我们在您这里得到过什么消息的。”

老爷爷闻言,脸上的排斥之色霎时消散了许多。

他的确如苏七所说的那样,是担心自己说了什么之后,会遭到别人的报复。

苏七朝周队使了个眼色,周队了然的说道。

“老人家,你们放心,我保证外面的人绝对不会知道你们说过什么。”

老爷爷犹豫着跟老奶奶对视一眼,最后还是松了口,“那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,我是看在这个小姑娘面善的份上才说的啊!”

苏七回以一笑,而后才指指案发现场所在的房子,“你们知道那户人家住着什么人吗?”

“一个年轻的姑娘。”老爷爷打量了苏七一眼,“也就跟你差不多大,个子嘛比你矮一些,她在城里上班,说是在这里租房子便宜。”

周队连忙把查到的死者的画像拿出来,“您给看看,是她么?”

“是她是她。”老夫妇俩异口同声的答道:“她平时买了水果回来,还会送一些给我们吃,人挺好的,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刚才周队带着人来问话的时候,也想让他们认认人。

可他们当时不想惹麻烦,连看都没看一眼,所以并不知道出事的人,是对他们照顾有佳的姑娘。

见周队点了头。

老奶奶忽地抬手拍了自己老伴一下,“都怪你,刚才愣是不让我说,这么好的姑娘出了事,差点害得这些同志们耽误事。”

“没事。”苏七制止了一下,“现在说也还来得及,您们能把她的事好好跟我们说一下么?比如说她家里有没有陌生人去过?最近有没有什么古怪的人出现在村子里……”

老夫妇俩仔细的回想了起来,好半晌老奶奶才摇摇头,“还真没有看到她家里有其它人,她一直都是自己住的啊!”

“村子里的人我都熟悉,也没发现最近有古怪的人来过。”老爷爷补充道。

苏七眯了眯眼,如果凶手在行凶之前根本没有露过面与踩点,那他是怎么挑中死者下手的?

死者家里的门锁并没有被撬动过,除非……

标签:

Related Post

709_a5408709_a5408

众人向那个展柜看去,一只身穿红色西服,还打着黑色领带的大白鸭子。 就这么双掌后撑,惬意的坐在一旁,看着眼前的众 […]